达州新报数字报纸

国内统一刊号:CN51-0123
新闻报料热线:0818-2379047
2019年01月18日
按日期搜索
12 2014
 
 
 
 

达州新报

达州新报大视野 业内人士揭保健品营销黑幕 1月21日

版面翻页
大视野
16

业内人士揭保健品营销黑幕

保健品行业可谓暴利,成本价仅两三百元的产品,卖给老人的价格翻了好几倍。

随着城市打击力度的加大,保健食品欺诈乱象开始向农村转移;在与执法部门玩了多年“猫鼠游戏”后,一些保健品公司开始研究各种办法规避打击。

以各种方式获取老年人信息

摸清老人心理骗局环环相扣

陕西的陈大爷患心血管病已有多年。女儿要带他去医院体检,他死活不肯去,坚持说:“人家说我有脑梗,要吃专门秘制的‘玛卡’才有效,不然的话,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有时陈大爷吃了保健品感觉不适,推销人员马上告诉他,“吃了不舒服的,正好说明产品有效果,这是和体内疾病作斗争的正常反应”。

听了陈大爷的事,曾从事保健品销售的肖霞(化名)抿着嘴笑了,“套路,都是套路”。公司会进行专业化培训,各个层级的人员分工清晰,形成了一条成熟的营销链条,各步骤环环相扣,终极目的就是让老人掏钱。

自称已经“金盆洗手”的陈纬民(化名),曾经是一家保健品公司的会议营销讲师。他对老人进行洗脑时的身份,是“健康专家”。

陈纬民告诉记者,很多会议营销,都是用免费赠送小礼品的手段吸引老人参加。“老人来了,一开始不要讲产品,而是传授一些保健秘笈,给老人讲养生常识,并引入一些生物科技、量子科学、激光治疗等时髦概念。”陈纬民说。

讲课第一天,陈纬民会向老人推荐一种小型按摩器,能起到磁疗和理疗、治疗慢性病的作用。但这么好的东西不卖,只用于奖励那些积极参加互动的老人。于是,很多老人为了奖励都会积极参与互动,用不上两三天时间,老人的胃口就被吊起来了。

在会场,陈纬民声称有一款价格过百万元的“量子弱磁场分析仪”,可以为老人进行免费体检,但检查结果出来后,业务员一脸焦急地告诉老人,病情现在已很严重,为卖保健品做好铺垫。陈纬民说,对于保健品的销售,一般是采取限时抢购的形式,声称只卖两三天就不再销售了,让那些还在犹豫的老人赶紧掏腰包,以免因停售而后悔。

“这个行业的利润可谓暴利,成本价也就两三百元的产品,经过一包装,卖给老人的价格翻了好几倍。”陈纬民说。

保健食品欺诈向农村蔓延

不法分子多瞄准留守老人

知情人告诉记者,随着城市打击力度的加大,保健食品欺诈乱象开始向农村转移。

家住安徽省合肥市郊区的吴奶奶今年70多岁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很孝顺,每月能给她提供3000元以上的生活费。

吴奶奶的身体状况在同龄人中还算不错,生活能够自理。可一年前,村里来了一批卖保健品的人。吴奶奶跟着别人去听了一次讲座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哪里有讲座就跑到哪里。跟被洗脑似的,认为保健品能治百病。

在合肥打工的朱毅告诉记者,从今年夏天开始,在他农村老家附近的广场上,经常有人开车过来,推销一款说是可以治好高血压的保健品。

最近回老家一次,朱毅的母亲给他讲了“捡便宜”的经历,让他哭笑不得。

朱毅的母亲闲着没事,经常去广场“看热闹”。卖保健品的人声称保健品效果很牛,保证药到病除。由于每盒药要100元,不少老人都不舍得买。于是,卖保健品的人承诺,谁先买谁优惠,第二天药钱全部返还,前三名倒给100元。也就是说,这些药是白给的,还有可能赚到钱。于是,一些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就买下来了。

第二天,村民真的收到了卖保健品的人原封不动的退款。于是,包括朱毅母亲在内的大半个村子的人都买了保健品。可是等到第三天,卖保健品的人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朱毅所在村的妇女主任吕女士说,“农村这些老人多数是留守老人,子女不在身边,老人又缺乏辨识能力,希望相关部门多做防骗宣传,提高老人防骗意识”。

现场取证困难监管不易

建新格局避免分散而治

有心理专家认为,老人之所以对保健品“着魔”,是因为老年人大都出现这样或那样的疾病,他们非常渴望自己的身体能够健康。而这些所谓的保健品讲座,常常夸大其词,宣传能够治好各种疾病。

南昌的方大爷买了一盒“玛卡”,花了3800元,推销人员声称能治脑梗、高血压、心血管疾病。方大爷服用一段时间后,发现毫无效果。在确认为“三无”产品后,方大爷先后向当地派出所、工商局、食药监局求助,但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记者采访发现,在对保健品虚假宣传的查处上,除了方大爷这样的消费者遭遇投诉无门外,监管部门也有一肚子苦水。

事实上,在与执法部门玩了多年的“猫鼠游戏”后,一些保健品公司也在研究如何规避打击。

“健康讲座一般选择早上5点到6点之间,这个时间段执法部门基本上都没有上班,不会有执法人员来干扰会场。”成都市市场监管部门一名工作人员说,他们想进入会场暗访,但会场门口的保安发现是年轻人就坚决不让进,执法人员要想获得一手证据相当困难。

河南某食药监局保化科的曾科长告诉记者,以前,保健品公司大多在会场宣讲产品功效,然后开始营销,执法人员很容易抓到证据。但如今这些公司都改成了会议营销,让老人去指定地点购买。“这种把营销推广与实际销售分开的模式,给执法监管带来了很大难度”。

曾科长还说,一款普通的压片糖果,包装盒上印着是保健食品,但销售员却对老人说,这是能治百病的“神药”。可我们一检查,销售员马上改口说是保健食品,没说能够治病。更多的时候,老人不配合我们,反而配合销售员。“以前保健品推销,还制作印刷品和资料,现在都是面对面宣讲,我们很难查处”。

有专家认为,保健品监管的难点,还在于缺乏有效的执法手段。对于监管部门而言,因单个部门职能所限,一般是采取多部门联合执法,然而要形成大规模联动机制并不容易。“2018年3月,国家组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将过去分散式的各部门监管变为统一的集中监管。在新的监管格局下,可以在组织市场监管、推进综合执法方面形成良好的制度模式,真正避免以前分散而治、职能交叉等问题”。 (法制)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要评报 隐藏留言须知

署名:

  达州新报报纸评论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达州新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达州新报留言板发表的言论,达州新报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 留言板管理员 或 达州新报网络中心 反映。

正在加载评论……

达州新闻网 www.dzxw.net
关于我们 |
在线订报
| 在线投稿
主办单位:达州市广电报业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