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新报数字报纸

国内统一刊号:CN51-0123
报料热线:0818-2379047
2020年01月22日
按日期搜索
12 2014
 
 
 
 

达州新报

达州新报新调查 我家的年夜饭

版面翻页
新调查
03

我家的年夜饭

桌上是佳肴美馔,身边是亲朋好友,窗外是烟花绚烂……年味儿,从一场暖心的年夜饭开始。对于每个人来说,年夜饭不仅仅是一顿饭,更是春节期间一项不可或缺的仪式,寄托着太多的情感,令人回味。一盘盘热乎乎的年夜饭,一张张熟悉的笑脸,一个个在厨房忙前忙后的身影,这就是幸福的状态。

记忆深处,最难忘的一次年夜饭又有哪些美好回忆?

年夜饭里满满都是年味儿

李翠:最难忘的是杀猪的热闹场景和自家灌的血肠。

我老家在北方,小时候,过年是日日盼望的。一过了腊八,便扳着指头算日子。那时年味儿极浓,杀猪、扫房、磨豆腐、煮肉、蒸馒头,一个都不能少。最难忘的还是杀猪。

儿时的记忆里,杀猪是一年中最热闹的事情。吃完早饭,几个帮忙的邻居便都早早来了。很快猪圈门大开,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们进去围成一圈抓猪。一向生活安逸的猪见到这样的场面被吓坏了,拼命地左冲右突,想杀出一条生路。有时它还真能逃出猪圈,跑到院子里。然而,被杀的命运终究是改变不了的。一番追逐之后,猪嚎叫着被绑了四条腿由两人抬着过秤……

大人们在院子里忙碌的时候,我和奶奶坐在炕上剥蒜,蒜瓣总要剥上一小盆才行。这蒜是用来灌肠的,把蒜切碎,与猪油和玉米面一起放进血里,搅拌之后再灌到洗干净的肠里。做这项工作的时候,我们这些小孩看起来就很重要了,因为每灌一段肠都需要用细线把口扎紧,这个“重担”往往是小孩来承担的。血肠灌好,一根根放进大铁锅里,下面烧起木柴,很快,诱人的香味就飘散出来。捞起一根,掰下一截儿尝一尝,嗯,真香,都来尝一口!

如今离开家乡,定居在南方城市,血肠也有几年没吃过了。快过年了,真想重温一次那热闹的场景,那里面满满的都是让人难忘的年味儿。

年夜饭还是在家里吃有意思

赵凯文:外头吃是省事,可没有过年的气氛,也没有家里舒服。

从小到大,每年年三十,我都是跟着老爸老妈去爷爷奶奶家吃年夜饭。但近几年来,大爸、二爸家的两个堂哥相继结婚、生子。爷爷奶奶是年纪越大越爱热闹,别说儿女这辈了,就是孙子这辈,过年谁不回来都不高兴。所以一到年三十,爷爷奶奶家120平方米三室两厅的房子一下子要放二十多个人,都会显得拥挤不堪。尤其是做饭时,更忙乱。厨房站不下那么多人,好多活就得搬到客厅做。

吃完晚饭,家里媳妇们开始收拾餐桌,男人们要么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要么开一桌麻将玩玩。除了两个堂哥孩子小要早点回家,其他人都玩到很晚才走。

去年,大爸提前在达城一家四星级酒店订了两桌年夜饭。我们晚上六点就陆续到了饭店。在饭店吃饭的确很省心,菜也花样多,吃完还不用收拾。包间里也有电视机,但不到八点,大家都撤了,说还是在家里看春晚比较自在。我倒是对春晚没什么情结,可家里长辈们不行啊。

前几天,长辈们商量了一下,今年的年夜饭还是要在家里吃。外头吃是省事,可爷爷说没有过年的气氛,也没有家里舒服。一年就热闹这么一回,忙乱就忙乱些吧。

年夜饭是一份团圆的希冀

绍彤:充满了过去岁月的艰辛和艰辛中的小温暖。

我们这代人,绝大多数小时候生活是非常困难的。所以,那时的年夜饭是我们能盼望一年的“解馋饭”。

那时候,我们姐弟就是盼着年三十晚上的猪脚炖海带和大米饭。基本上是一进腊月我们就开始盼,我们轮番问母亲,离过年还有几天啊?母亲只是笑,说我们是“馋猫”,她懂我们。

那个时候,进了腊月,每天都吃两顿饭。年三十吃过上午饭,母亲就在大锅里烧上开水,准备捞米饭。那时候没有高压锅电饭锅啊,只能把米煮五分熟,捞到笼屉布上,再放到锅里蒸熟,米汤也留起来喝。米饭在锅里小火蒸着,母亲就里屋小锅里炖肉。

我至今记得,整个下午,几间屋子里都弥漫着炖肉的香气、大米的香气。我们姐弟仨,就会在院子里耍一会儿,再跑进屋里闻一会儿。到了傍晚,母亲在屋里火堆边上摆好圆桌,把碗筷和一盆米饭、一盆猪脚炖海带摆到桌上。一声“开饭了”就像是冲锋的号角,我们仨会齐刷刷地围拢到火堆边上,跟父亲母亲一起享用一年一顿的猪脚炖海带大餐,三姐弟一定要吃到肚子鼓鼓的,才放下筷子。嘴里的那种肉香,是能记一整年、一辈子的。

回忆着过去,今年76岁的绍彤感慨地说,现在的人们,兜里越来越有钱,人们早已不再为吃什么、去哪儿吃发愁,“年夜饭”已经不再是满满一桌子的菜了,是等待的老人一直盼着离家的孩子团聚在一起的一顿团圆饭,是在外的游子对家的思念。它更多地成了一种象征,象征着团圆、美满,和对新一年的希冀。

年夜饭里藏着团圆的意义

徐亮:几家人聚到姥姥家吃年夜饭,一家出两三个“创新菜”凑一大桌,这就是团圆的意义。

去年春节,身为家中大厨,妻子决定要做“福满全家什锦锅”。年三十的下午,咸肉切片、松花蛋剁丁、鲜虾开背去线、鹌鹑蛋煮熟去壳,和冬笋香菇娃娃菜等各色新鲜蔬菜,一起整整齐齐码进小坛子里,浇上熬好的高汤,快到开饭的时候,加水没过各种食材,上灶中火焖煮。暖乎乎的一坛子汤菜上桌,汤汁浓郁,食材鲜美,热腾腾的白气和香味溢满整个房间……

自那之后半年多,在自家和姥姥家,我也曾多次吃到简版“福满全家什锦锅”,但总是感觉不如年夜饭那次的好吃。我想一则是为了避免浪费,食材种类缩减,味道不那么足;二来不逢年节,一大家人总是聚不齐。或许,只有几家人一起聚齐的年夜饭,这道菜才能有那样令人难忘的味道吧。(本报记者)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要评报 隐藏留言须知

署名:

  达州新报报纸评论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达州新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达州新报留言板发表的言论,达州新报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 留言板管理员 或 达州新报网络中心 反映。

正在加载评论……

达州新闻网 www.dzxw.net
关于我们 |
在线订报
| 在线投稿
主办单位:达州市广电报业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