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新报数字报纸

国内统一刊号:CN51-0123
新闻报料热线:0818-2379047
2020年07月31日
按日期搜索
12 2014
 
 
 
 

达州新报

达州新报凤凰楼 周 嘉 爷爷的老屋 乡村油渣

版面翻页
凤凰楼
11

周 嘉

□ 作者 □于蛟

已经有很多人写过周嘉,动笔的原因和我现在的想法应该都一样,不是他本人有要求,也不是其他人的安排,而是情不自禁。

我不想对他的形象做过多的描述和刻画,我觉得二十年前见到的他和现在的他一定有惊人的变化,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每个人都不会青春永驻。我的描述肯定不能停留在他的某一个时刻,我也不想讲述他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俗事,只想捕捉他身上拥有的一种在人间闪光的或许叫做永恒的东西并分享出来。

我有必要先讲一个永生不会忘记的陌生人故事作为铺垫。

这个陌生人,刻在我记忆深处,三十多年,我却连他的姓名都不知道,也无法知道。现在,连他外貌都全然忘记。但对于我来说,他是至关重要的,也可以这样说,没有遇见这样一个人,也许就没有现在的我。

十岁那年的夏天,我正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我的家离学校有近二十里的山路,上学路上要经过一条小河沟。

那一天,下暴雨过后,小河沟里山洪翻滚,我独自一人上学被堵在小河沟里。

我站在河中间的一块大石头上,看着湍急的河流,既不能前进也不敢后退,而洪水却在继续上涨。当洪水的浪花已经溅湿我裤腿的时候,我的哭声淹没在震耳欲聋的涛声中,几乎临近绝望。这时候,有个高大魁梧的汉子背着背夹、提着打杵从山路上走来。他远远就看到了我,于是快步如飞,走到我的近前,一手将打杵插在洪流中,支撑着他的身体,将一只脚跨过来踩在大石上,伸出他有力的一只大手,将我抱在胸前,用力向岸边跳去。由于我过于紧张,他在跳跃的瞬间不得不将打杵丢掉,腾出另一只手将我护住,等我们平稳站在岸边,眼睁睁看着打杵在一眨眼间功夫消失在了洪流中。

那位大叔叹息了一声默默地走了。我连声感谢都没有说出来。他是谁?他是哪里人?到哪里去?为什么要帮我?一切都不知道。

在我成长的道路上,这位陌生大叔给予我的无私帮助,对于他来说,也许是举手之劳,然而对于我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过不了那条河,也许我前面的道路就此中断。

或许有人会觉得奇怪,周嘉与那位助我过河的人有什么关系吗?

最早听闻周嘉的事迹是他的学生小邓告诉我的。小邓家庭贫寒,难以完成学业,有幸在达州市中医学校遇到了周嘉老师。周嘉老师就将自己的工资拿出一部分供他继续读书。而他所知道的,周嘉老师所帮助的学生远不止他一个,从周嘉老师站上讲坛起,就一边教学一边帮助学生,从未间断。帮了多少人,恐怕周嘉老师自己也不记得。反正每个月工资几乎都拿出去了,这样的疏财仗义,这样的舍己为人,小邓觉得就像传说中的菩萨。小邓在讲述周嘉老师的时候,我就想起了那位助我过河的大叔。

我对周嘉的敬慕更多源于他的作品。十年前看过他有关巴山的散文系列,巴山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都是他笔下讴歌的对象。他的每一篇作品都激情似火,文采飞扬,语言的张力,思维的灵动,让我惊为天人;后来看了他的长篇小说《等他》,苍凉的笔触,命运的悲歌,更透出他的平民情怀和炙热爱憎。我就觉得他是巴山既有爱心又有个性的作家。

那年夏天,我鼓起勇气请教周嘉关于长篇小说创作的一些问题。那时候,他还是达州市作协副主席,当他知道我正式动笔之后,在电话里用了特别兴奋的声音说“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并激情推介了他最欣赏的小说《围城》。毫无保留地讲述了他对钱钟书先生的理解,对创作的切身感悟,希望我在创作中学习借鉴《围城》。他的鼓励、他的指点对我这样一个新人,犹如醍醐灌顶。正好是国庆长假,我专门去文轩书店买了《围城》,再次潜心研究,果然如他所说,收获很多心得,对自己小说的创作帮助极大。

没有想到的是,他不久就提着棒棒来到我的办公室,还带来了两本新书。一本是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张伟的作品《老果孩》,一本是新人作家创作的《双面》。两本新书装在一个塑料袋里,还没有翻阅过。周嘉老师说,这两本书对我创作一定有启发,空闲时一定看看,并说市政府那边有一趟棒棒活,马上要过去,放下书就要走。我知道一个成名作家从书海里亲自挑选的书意味着什么,而他是在做苦力的间隙亲自送来的,天底之下竟有这样的好人,我遇见这样的好老师恍若梦中,我将书一直捧在手里,说不出感谢二字。

因为有周嘉的鼓励和帮助,我感觉从语言文字的荆棘丛林里冲了出来,创作激情涌动,半年时间就顺利完稿。当他听说我的长篇小说《飓风洪流》即将在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特赶来表示祝贺。来的时候还是提着棒棒带着一本新书,这次却是日本当红的作家渡边淳一的《曼特莱斯情人》。他希望帮我开阔眼界,吸取世界更多优秀作家的宝贵经验。这次我没有轻易放他走,问了我一直牵挂的问题——当棒棒能挣多少钱?一定要当棒棒吗?

周嘉告诉我,他当棒棒不全是为了挣钱,一个真正的作家,不能游离于生活之外,做一个旁观者是永远写不出有生命力作品的。我不知道他当时在创作什么作品,但一定是与底层人民血肉相连的。看着他双手累累茧疤,我觉得他的话像一束光照进我的世界,照亮了我写作的道路。刹那间,我觉得他就是当年那位助我过河的大叔。

我要留住他吃一顿便饭,他却坚决谢绝。一说太贵太浪费,他的每餐不过几元,又说没有时间,他要赶着和“棒棒兄弟”忙挑东西。就是闲下来,也要替人看病。而我知道,他精通中医,写过一部散文集《大话中医》,达州电视台曾开辟专栏邀请他讲解中医,深受市民欢迎。找他看过病的人千千万万,他看病却从不收取分文。

当一名教师,将工资大多给了贫寒学生;当一名作家,却远离书斋和“棒棒兄弟”融为一体;当一名济世医生,却是分文不取……司马迁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周嘉老师,却跳出了这样一个“利”字。这样的人,在当今社会,相信已是凤毛麟角,十分罕见了,不知是否会被人看着是离经叛道?是否会被世俗所不容?但是站在历史长河里,一定是旷世奇人!

真的很幸运,我的人生道路上遇见过周嘉老师。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要评报 隐藏留言须知

署名:

  达州新报报纸评论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达州新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达州新报留言板发表的言论,达州新报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 留言板管理员 或 达州新报网络中心 反映。

正在加载评论……

达州新闻网 www.dzxw.net
关于我们 |
在线订报
| 在线投稿
主办单位:达州市广电报业有限责任公司